您的位置: 沈阳资讯网 > 游戏

邪御天娇 第一一六零章 真正的繁花似锦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6:13:31

邪御天娇 第一一六零章 真正的繁花似锦

众人见叶楚站在雕塑面前面色平静,数人都错愕。连冰凌王都难以理解,这样的威压连他都得低头,叶楚居然能平静对待。要说叶楚一定比起他强,他不会承认。

既然不是如此,那叶楚能挡住这样的威严,绝对是凭借着别的手段。但什么手段能挡住这样的威压呢?

冰凌王难以理解,望着站在雕塑前的叶楚,他看到了叶楚做一个大胆的举动,他居然直接落在了雕塑的手心上。

落在雕塑上的叶楚,此刻望着雕塑的手心,果然在哪里有着各种纹理交织,而这些纹理交织而成,都化作花瓣,万花绽放,璀璨比。

“繁花似锦!”

叶楚疑惑,这手心交织的纹理很想繁花似锦。但叶楚细细看了之后,又发现不像,这些纹理比起繁花似锦的纹理要诡异和神秘太多了,复杂的让他都看不透。

“这是一套绝世圣法,比起繁花似锦要恐怖太多。”

叶楚细细查看,后确信了繁花似锦就是从这些纹理中演变出来的。

“这才是真正的繁花似锦吗?”

叶楚看着纹理交织出的各种花瓣,叶楚心中震动。他想起了睡古当初对他说的一句话:“好好的感悟繁花似锦,这其中会得到你意想不到的。这是心峰一脉的标志。”

叶楚以前不明白他的话,此刻倒是有几分理解了。心峰一脉绝对不弱,这点从睡古说老疯子敢得罪妖宫这些顶尖大势力就能看得出来。

心峰虽然连圣地都不算,但从睡古和老疯子的一举一动中就能看得出来,他们不把圣地放在眼里。

而且从浮生宫的态度也看得出来,浮生宫对青弥山其他的各峰都是命令的态度

邪御天娇  第一一六零章 真正的繁花似锦

。唯有对待心峰,她都是迁就和照顾的态度。

要让心峰堂堂世上顶尖的圣地如此,要没有一定的实力可能吗?

繁花似锦作为心峰所有弟子必学,甚至是仅学的秘术。其肯定是不简单的。而现在,这就给了叶楚解释。

手心的繁花似锦的纹理太过复杂和玄奥了,叶楚盘腿坐在那里,感悟着其中的意。

雕塑的意和叶楚的意相互交融,叶楚心神沉浸在纹理之中,不断和自身印证。有着心峰繁花似锦的底子,叶楚感悟这些纹理,虽然不能完理解掌握,但却能引得其共振。

冰凌王众人见叶楚盘腿在这个雕像上,都觉得古怪,心想叶楚这是做什么。

但下一个瞬间他们就想不了这么多了,因为他们感觉都雕塑的威压强了。冰凌王等人都觉得难以站立了,要威压的匍匐在地上。

冰凌王如此自傲的人,除去他的祖宗还没有跪过谁,他自然不会让自己跪下来,拼命的抵挡着这股意境。

但这股意境太强了,越来越强,直接的天地都没有它沉重,这让数人都皱眉不已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众人呆滞的看着面前,很多人承受不住,都疯狂后退,要远离这里。

叶楚此刻盘腿坐在那里,周身都是花瓣飞舞,漫天的花瓣不断的渗透到他的身体中,随着花瓣的渗透,叶楚感悟着其中的意,一道道纹理渗透到体内,和叶楚的繁花似锦共鸣,这座雕像散发出来的威压就浓了。

叶楚不会理会这些,因为这对他没有影响,他疯狂的感知着手心纹理的意。这比起繁花似锦成熟数倍,这样的意让叶楚震惊,随着感知越深入,叶楚觉得越震撼。

因为他发现,其中蕴含的意,丝毫不下于至尊法。

“难道说,这尊雕像是一个至尊?就算不是至尊,也绝对是绝强者的存在!”

叶楚难以接受,心想老疯子的先祖曾经出过至尊?可是,要是真出过至尊的话,应该能找到一些端倪啊,可现在问题是,连睡古对老疯子都丝毫不知,觉得这是一个谜。

“他到底什么身份!”

叶楚有种感觉,老疯子的身份绝对是惊世的。睡古直说老疯子和妖殿这样的存在结仇了,可是没说如何结仇。

以老疯子的性格,虽然时不时发疯,可很少主动找事的。既然如此,那怎么会和妖宫结仇?要说妖宫找老疯子麻烦也不太可能,因为能找老疯子麻烦的绝对要圣者以上的存在,这样的存在几乎不出妖宫,怎么可能碰到老疯子。

那就只有一个可能,这和老疯子的身份有关,在老疯子来心峰之前就已经和对方结怨了。

敢和妖殿结怨,并且大张旗鼓的居住在心峰,这就是惊世的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依仗?”叶楚难以理解,就算是至尊,面对妖殿这样的存在,都要让其三分。因为他们的底蕴太过恐怖,并不是不能对抗至尊。

心中虽然有万千疑惑,可是叶楚还是在疯狂的感知着纹理。这些纹理越感知越玄妙,带着一股奇异的气息,和叶楚的繁花似锦交融,叶楚感觉他在不断的完善。

漫天飞舞的花瓣,也渗透到叶楚的气海中,没入到叶楚气海的长河中,在长河上开始飘着数的花瓣。

很,数百条河流上都弥漫着花瓣,绚丽比,惊艳世间。要是有人此刻在叶楚身边的话,定然能闻到叶楚身上散发的万花花香,馨香扑鼻。

而很显然,没有人能闻到。只有叶楚周身花瓣秘密,纹理被叶楚不断的感悟。

随着叶楚和纹理的共振,冰凌王面色苍白,他咬牙盘腿在地上,施展秘法,驱动着自身的意境,疯狂的抵挡着这股威严,在这样的逼发下,他身上的气势如雷,要生生的抗拒。

“本王不信,连一个雕塑的威严都挡不住。”冰凌王不认输,疯狂的抵挡,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威压。

他发现,这雕像的威严越来越恐怖了,他此刻没有经历去观看叶楚,但心中猜想应该和叶楚有关系,因为在叶楚落在对方手心之后,这股威严才开始变强的。

“我离的如此之远都感觉到这样的威严,叶楚在其身上,为什么还能抵挡?”

……

赤峰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赤峰治疗月经不调费用
赤峰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赤峰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
赤峰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