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沈阳资讯网 > 体育

故事篇坐月子家里那些事儿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46:43

  > 故事篇 坐月子家里那些事儿 17:56:00 李大唐

  插图 吉日

  插图 吉日

  1

  女人生小孩,为啥要坐月子?坐月子就坐月子吧,要整整三十天?28岁的语文老师龚家旺平时做事不算粗心,关于这个问题,他还真不知道原因。要不然他也不会对妻子方雅娴说,坐月子多好啊,静静地坐一个月,不上班不走路不吹风,还有人伺候吃喝,我都想坐月子。

  想起怀胎十月受的苦,催生时吃的蓖麻油炒鸡蛋,剖宫产后多少天不通气,通气后小腹上永久留下的硬肉节儿,方雅娴就没好气。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个没良心的,你坐一回看看!龚家旺哈哈一笑说,从来就是公鸡叫鸣母鸡下蛋,你见过公鸡下蛋?你就服命吧!

  方雅娴放大声音说,服命?谁说命里就定的,必须是女人生娃?你为什么不生?

  我生就我生,等将来科学技术发达了,装个人造子宫 生娃谁不会呀?母鸡一样咯咯叫上几声,屁股朝地上一撅,就是一枚鸡蛋!

  龚家旺说完话,还等着方雅娴跟往常一样,因为他的幽默发笑呢。没想到他的话,引起极大的反应。方雅娴一把抓起背后的靠垫,朝龚家旺扔过去,扔完了还不解恨,扔纸尿裤奶瓶子,没啥扔了,母老虎一般吼道,滚,你现在就给我滚!老天真是瞎了眼了,咋把你没生成个女的?龚家旺,你个没良心的,跟我说这个话,你他妈也太欺负人了!

  头一回做父亲的龚家旺,他哪里知道,头束围巾身材发胖不收拾不打扮的方雅娴,这阵子正是女人一生最为自私霸气蛮不讲理,只要母子两个吃饱喝好,天塌下来也不管的哺乳期呢,说话不加逗号还倒罢了,做事还不顾后果。方雅娴又抓了几抓没东西可抓,两手把儿子举起来说,你再说一句试试,看我敢不敢让你们老龚家现在就断子绝孙!

  龚家旺见她动真格的,赶紧上前抱住妻子,叫一声,好我的姑奶奶唉,这可是咱们家的顶梁柱呢,虎毒还不食子呢,你可不敢乱来啊!说完话抱了妻子儿子温柔地说,你们两个可都是咱家的宝贝呢,我今天发誓,无论天塌还是地陷,咱们三个人,一辈子不离不弃!

  看着老公赌咒发誓的样子,方雅娴气泄了大半,揪住龚家旺一只耳朵,装作很用劲的样子往下拧。拧完了搂住丈夫的脖子,叫他一起看他们的杰作。龚家旺一边揉着耳朵,与妻子肩并肩头靠头,看着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嘴巴是嘴巴的小毛头,沉浸在幸福当中。

  方雅娴点一下儿子的额头道,好儿子,跟妈妈说,你跟我和爸爸两个,哪一个最亲?儿子还不会听人话,没有一点儿反应呢,龚家旺奶声奶气地替他回答,当然是离妈妈最亲了,你说是不是呀,儿子!

  跟我亲,跟我亲就拼着小命吸我吃我,吸不下拿牙咬 你们父子两个,都是个没良心!一听这个话,结婚一年半,正 吃 得有规律有滋味儿,被儿子这个外来户横刀夺爱的龚家旺,勒掯了十个月,马上就要度过据说是男人一生最大的感情危险期的龚家旺,就想跟妻子黏乎黏乎,方雅娴却摆出一副冷漠的面孔,郑重其事地说,乱搞什么呀,你不怕儿子看见?龚家旺在心里说,他才多大呀,他能懂个屁!但是这样的话,他不能说出口。

  又一次受了妻子的奚落,想想夫妻恩爱的新房里,忽然冒出一双间谍的眼睛,龚家旺就感觉脊背后面有点凉。就在他稍感失落的当口,不知是受了什么惊吓,儿子适时地哭出声来。妻子哄不下儿子,翻起前胸的衣服,把一个光亮饱满的 豆浆袋子 递进儿子口里,儿子小嘴往前一伸一伸,小老虎,不,小猪娃一般,一拱一拱地吃起奶来。

  龚家旺蹴到地上看儿子吃奶。 豆浆袋子 看得他心热,就想拨开儿子,凑过去叼上一口。方雅娴打他一巴掌说,要吃吃你妈的奶去,这是我儿子的!家旺把头往媳妇的怀里一拱,装着可怜说,奶水水是个啥滋味儿,我还真忘了。就要动妻子另一边的胸衣。方雅娴不让丈夫动,龚家旺趁势挠她的胳膊窝儿,笑嘻嘻地说,这个你不让动,那个动不成,你说我该咋办?

  龚家旺争着要吃,方雅娴装作不让,两人正 吵架 期间,门外传来了脚步声。为了掩饰两人的尴尬,龚家旺赶紧站起身来,顺势抱起儿子,一下举得老高,来,儿子,来尿个当当,朝爸爸脖子里灌。

  丈母娘没敲门,直接推门进来说,吼啥哩,吼!你两个,这大半夜的,也不怕邻居们听见了笑话!最不悦意丈母娘这样直出直进的龚家旺心说,怕是叫你听见了吧!心里就不高兴。

  龚家旺的丈母娘,早年是市税务局一个会计,一辈子眼睛盯着这家那家的数据,就是挑刺儿挑毛病要账要惯了的人,从来都是别人对她说好话。丈母娘总认为女婿沾了她女儿的光,托带着闺女给三代单传的龚家立的大功,当着龚家旺的面最爱说,要不是我养了个好女儿,你们老龚家怕是要绝后了!丈母娘能感觉到女婿此刻的情绪,但是她并不在意,一把从女婿怀里夺过外孙,给娃把尿。

  看着自己插不上手,龚家旺转出屋子,躺到在客厅的沙发上, 啪 地一声打开电视。电视里演些什么他也不看,光听着声音。心里恨恨地说,我的亲生儿子呢,我的把屎把尿权,咋就这么轻易地就被丈母娘生生剥夺了?

  2

  这天是周末。龚家旺从学校回家,可以早晚起来侍奉妻子了。他想他再怎么笨拙,再怎么被妻子笑话,妻子再怎么无理取闹,想想人家生儿子不易,他都能忍下来,坚决要忍下来,不能忍也要忍下来,忍不下也要忍下来。

  儿子出生的那天,听过老一辈人说 人生人,吓死人 的龚家旺,站在产房外面急得手心冒汗。当产房门吱呀一响,一位戴着眼镜的小护士报一声母子平安,是个男孩;当他看到裹在一个小浴巾里秃头闭眼有胳膊有腿粉骨嘟嘟一团嫩肉;当细心的小护士掰开儿子紧紧攥起的小拳头,一个一个让他看完儿子的手指头脚趾头说一声指头都好着呢啊,他就像是在做梦。

  龚家旺告诉妻子,他记得最清楚的,就是儿子的小手指头被拉开时,竟长着长长的指甲。你说生命神奇不神奇?两个大人之间片刻的欢愉,经过十月怀胎,就能创造出一个浑浑全全的新人!他还记得当护士叫他看完儿子,又从他跟前抱走的时候,就像平生最喜爱的东西被人凭空夺走了一样,他不禁潸然泪下。

  学文的人多愁善感,这一点方雅娴理解,可是丈夫后面的话,却令她心生气愤。龚家旺跟她说,他心里正空的时候,另一个护士出来问他,用不用镇痛泵。听说镇痛泵可以减轻产妇的疼痛,他倒是想用,一听得八百块钱,他就拒绝了。龚家旺解释说,咱已经剖宫产了,作为一个女人,你不体验一下生孩子的痛苦,不是人生的一大缺憾?

  方雅娴一听来了气,扯大嗓门说,我冲上前线豁开肚子,你竟说是缺憾,缺憾、缺憾,我不值八百块!两人正斗嘴呢,儿子拉下了,龚家旺也不去管,任凭方雅娴侍弄。

  在龚家旺的感觉里,自从得了儿子,增加了对对方的感激,他跟雅娴的关系,倒是更加融洽了。只是晚上三个人躺在床上,龚家旺发现,一米八的大宽床怎么就这么挤呢?房子也变小了,转来转去看,显然是多了许多孩子用的东西。都说儿子是老子的掘墓人,又说父子成仇。儿子这个小混球,生来啥也不摊,就轻而易举地夺走妻子多半的爱。我把你个小王八蛋!小敌人!一想到这里,再多么美妙的乳香,都变成了儿子的粪臭。

  3

  早在怀孕之初,生过孩子的姐妹就告诫方雅娴,坐月子的时候,最好让自家妈照顾,不然就请个月嫂。怀孕期间,方雅娴在龚家旺耳边吹了整整十个月的枕头风,中心内容不外乎一个,别让婆婆来帮她坐月子。

  去医院生产之前,婆婆和妈妈已经磕磕绊绊磨过了一阵了。两个犟脾气的老太太,在孕妇吃什么、该怎么吃的问题上,最先说不到一起。

  母亲对女儿说,月子是一月之享,但却是一生之福。学着早年的老人说完这句话,母亲正告自家女婿,女人在月子里不能生气,生气了一辈子腰疼;不能动生水,受凉了一辈子手疼;不能看报纸,看多了眼睛疼一生;不能看电视、上,久坐对腰椎无益。

  婆婆对媳妇说,我生下家旺那年,他爸在厂里回不来,派了个小兄弟去接我,小兄弟啥都不懂,中间要上一个长坡,我一个人抱着娃,走了有3里路,现在不好好的?婆婆接着说,人还是要皮实一点,坚强一点,是女人谁不生娃啊?都要过这一关,你只要从心理上不把它当个事,它就不是多大个事。

  方雅娴听罢也不敢反驳,只做惊恐状,朝母亲光伸舌头。母亲就不爱听了,在婆婆出门的时候说,她不就有个儿子么?欺负咱们家独生女儿,站着说话不腰疼!我女子啥时候受过这样的罪,简直是没长脑筋!

  也不知母亲从哪里搞来的饭谱:第一周,生化汤、坐月子水、养肝汤、甜糯米粥、红豆汤、薏仁米饭、麻油猪肝、艾佳人麻油鱼;第二周外加止渴饮、荔枝核、山楂、观音串茶、杜仲茶、麻油猪腰、艾佳人蔬菜;第三四周,艾佳人麻鱼、麻油鸡、鸡汤面条、助奶汤、花生猪脚汤、猪脚肉皮汤、麻油煎鸭蛋、黄芪当归乌鸡汤、银耳莲子枸杞粥。

  母亲说,必须按照这个饭谱,不折不扣地执行。

  母亲说,月子期间的生活习惯,一切从产妇出发。

  婆婆一看她会做的没有几样,心里就直打鼓。叹口气说,我们当年吃的尽是粗茶淡饭,不也把月子坐了?一顿饭做那么多,浪费了咋办?

  母亲说,雅娴吃不完的,都交给家旺打发!母亲最后这句话,是在方雅娴房间里说的,婆婆没听见。婆婆依然我行我素,做她的家常饭。

  没办法,方雅娴只能采取平衡策略,中午吃婆婆做的面,晚上吃妈妈做的米饭。大概是看在未出世的孙子份上,婆婆似乎要比妈妈容易妥协一点。直到她快要临盆,母亲当仁不让地拎着大包小包赶过来,一开门,看见亲家母系着围裙,一副当家做主的样子站在女儿家,心里就不高兴。

  龚家旺的亲妈、方雅娴的婆婆,做了一辈子家庭主妇,吃啥喝啥味道轻重,从不跟方雅娴商量。面一下一大碗,不吃了别着一双筷子,就在碗里泡着;菜一炒一大碟子,吃不完就那么敞开放着,也不知道收回厨房去。方雅娴说,这是起居室,孩子拉呀尿呀,空气很不好的,不能把吃的再堆进来,会发生细菌感染。婆婆说,自家儿子吃奶后形成的屎尿,能有多脏呢?

  婆婆做的早餐,下一碗麦面糊糊,里面打一个鸡蛋丝儿;中午下一碗面,面擀得薄得像一张纸,下几片青菜叶子,调点盐醋辣椒,就是一顿饭。不知道是出于好心还是有着某种天然的防范,婆婆在家,就不许方雅娴母亲进厨房。

  婆婆做的饭,哪有吃了二十多年的亲娘的饭可口!要是吃饭再挑一点儿,根本吃不好。遇见这样不可理喻的婆婆,不要说会计母亲找下的饭谱不能执行,月婆子一天三顿的节奏,根本就吃不饱。

  还不要说方雅娴了,她母亲吃一顿面条,第二碗还想去盛,连一口面汤都倒了。晚饭倒是有炒菜的,一人买一个馒头吃了,就喝白米稀饭,没有一点肉星儿。婆婆说按照她的经验,坐月子不能吃肉,吃了肉半辈子闻见肉就会恶心。

  通过这一阵相处,婆婆是怎样一个人,方雅娴算是看透了。方雅娴生着闷气,还不能跟龚家旺说。

  母亲拿过来一只十几斤的乌鸡,说是煲汤喝,鸡皮鸡油全用刀剔了,婆婆说不干净。母亲买回来的猪肉,婆婆说白膘太厚,捂出了味道,硬说不新鲜,肥油肉皮全用刀旋了喂给小猫,炸出来的瘦肉,干得就像柴火。吃饭时拳头大的小碗儿,蒸出来一人盛一碗米饭,再想盛没有了。

  这一天方雅娴饿了,母亲要进厨房,又一次被婆婆挡回来。婆婆说你伺候孩子辛苦,饭食就不用管。前几日雅娴的舅舅妗子过来,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,送一个摇摇床,封了500元红包。还做的那么点饭,一人一小碗米饭没吃够,龚家旺下楼去买面。看出了一切的妗子悄悄对方雅娴说,赶紧熬出来回娘家,再也别这样待着了!

  这一阵忙着期中考试,家里几个女人暗地里较劲儿的样子,龚家旺能感觉到。他想,女人天生就是一个矛盾体。比如媳妇在当婆婆之前,再怎么赌咒发誓地说,将来要做一个好婆婆,决不为难媳妇。到自己熬成了婆婆,却又继承了婆婆的做法,来对付自家的媳妇。这样子多少辈人都出来了,谁能说得清为什么?

  丈母娘那边他不好直说,最多通过方雅娴侧面渗透渗透,至于自家母亲这边,他一直做着和事佬,劝说母亲包容、忍让,毕竟雅娴跟她妈习惯了,让她多理解。她妈要做饭,你让出锅灶就行了,趴在咱家的锅灶跟前大半辈子了,跟锅碗瓢盆分几天家,这不是好事情?你怎么就想不开呢?

  母亲没好气地说,你这才做了几天娃他爸,你知道个屎臭屁香?竟敢教训老娘!灶就是咱家的香火,灶就是女人的天!把灶让给她们,让她们两个败家娘们儿一天到晚胡吃浪喝,这日子还过不过?

  龚家旺劝母亲,这都啥时代了,还讲这些呀?再说现在这日子,又不是缺吃少穿 龚家旺还想往下说,母亲一句话呛回了儿子,我还不是为了给你过日子?叫你在这个家,不倒男人的势 不像你那个没本事的爹一样 我也看清楚了,娘的心在儿身上,儿的心在石头上,说的就是你!

  4

  前年结婚以后,家务方面,有了母亲的照顾,龚家旺说得多做得少。方雅娴知道婆婆辛苦,只要一有时间,就亲自上手做饭,给婆婆和老公做几顿可口的饭菜。

  可这次一坐月子,母亲一过来,婆婆胡拉被子乱扯毡的做饭方式,一下子暴露出来。

  婆婆不会做鸡。

  婆婆不会烧鱼。

  婆婆烧的稀饭汤是汤米是米。

  婆婆下的面,光下几个菠菜。

  婆婆给娃洗尿布,总是不认真。善意地小声地提醒一下,婆婆就有些烦了,那就用纸尿裤呗!

  龚家旺回家,方雅娴有时候指挥指挥丈夫,给娃洗个尿布什么的,婆婆就指责她,我儿子那双手,要写粉笔字教学生哩,有啥事你给我说,别叫一个大男人干这些婆婆妈妈的活。

  母亲曾跟方雅娴说过,凡是做母亲的,天生都护犊子。虽然还只是个小小的母亲,但方雅娴也能理解。令她难以忍受的是,一提起做家务,婆婆就唠叨个没完,我娃自小就会念书,考大学,考了大学上班,上了班挣钱,你甭指挥他!一会儿又提她早死的女儿,都没坐过月子什么什么的,简直是祥林嫂嘛,就好像是方雅娴害了她的女儿一样。

  孩子二十天的时候,住在隔壁小区的方雅娴姑婆带来一包鸡蛋来看侄孙女儿。

  方雅娴悄声告诉姑婆,从医院刚回来那阵,妈妈说要保持清洁卫生,婆婆说不能洗澡不能洗头;妈妈说奶可以用吸奶器存着喂孩子,婆婆说一定要半夜起来奶孩子;妈妈说卧室要保持通风良好,婆婆说一定要密封不见光不透风,妈妈说要用依莎贝拉帮助产后恢复,婆婆说自己活动活动就好 到最后,连煮面条是敞锅煮还是闷锅煮,两位老太太都能吵得不可开交。她和龚家旺夹在中间,她想讨好婆婆,老公想巴结丈母娘,都在竭力找寻平衡点。但越是这样,两位老人家越是互不相让。

  中间妈妈愤而回家,家旺亲自登门去接;婆婆气急出走,家旺半夜在车站找人这样的事情也发生了好几回。争吵到最后,方雅娴开始出现恶心、沮丧、头晕。医生说,这是产后抑郁症。

  姑婆找到厨房,想设法调停一下当前的紧张关系,婆婆正在做饭,姑婆凑过去说,亲家母哇,叫我看一看,你给咱孙子做的啥好吃的。婆婆不知哪来的火气,把铲子往炒锅里一丢喊道,我的手臭着哩,咱做了一辈子饭,养大了孩子,现在到了儿媳妇跟前,她说我做不了饭!

  姑婆作为一个长辈,好心好意地问候人家,得到这样的答复,姑婆很没有面子。转回方雅娴的房间,就对侄孙女说,麻明子婆娘走扇门,这老话真没说错。姑婆把雅娴妈叫进屋叮咛,有些话你可通过雅娴给家旺说,让家旺跟他妈说。

  龚家旺说,二十多年了,他母亲就那样。他自小家里就没有父亲,姐姐又半道上夭亡了,这个话他说不出口。

  方雅娴就说,那我跟儿子两个,是天外来客吗?龚家旺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赶紧回话说,你们都是最亲的人,可是你看母亲,记忆力都大不如以前了,我真的不忍心让母亲难过。方雅娴说,那就让我们难受吧!转过身不理龚家旺。

  方雅娴实在忍不下了,趁婆婆进卫生间洗她和宝宝的小衣服,跟婆婆说在了当面。方雅娴刚开始叫了声妈,说妈,早餐不用您管了,我让我妈下楼买些包子和豆浆。婆婆说,嗯。

  过了一会儿,方雅娴又叫一声妈说,妈,晌午饭你也别管了,我妈说吃臊子面。婆婆没吭声。方雅娴本来还想再叫一声妈,说晚饭您不用管了,让我妈熬小米粥。婆婆已经哑了声,方雅娴没说出口。

  这日姑婆又过来,觉得有些话在屋里根本说不出,临走的时候,就叫了雅娴的婆婆,跟她下楼散步。她想一边散步一边好好跟她说说。婆婆见雅娴的姑婆一个外人,要参与她家的事情,端直撇下一句话,几十年了,我一直这样做饭的,你看我家家旺,长得没谁壮实?!说完就回了房间。

  姑婆不管走到哪里,都是个明白人,却在婆婆跟前伤了脸,刚回家就给雅娴的母亲打。姑婆说,我已经劝了,你们的日子你们过吧,我实在没办法了!结果方雅娴熬到第28天,没等做满月,就借故说母亲家有事,让龚家旺开车,把她和孩子送回了娘家。

  隔了一天时,方雅娴在她娘家给儿子过了一个圆圆满满的满月,她家的所有姑舅亲戚,都喝了满月酒。

  这边,娃过满月那天,龚家旺的姑姑舅舅、表兄表姐,一大帮事业有成的亲戚,按照原定的日子来了以后,却过了一个没有主角出席的满月。龚家旺解释说,早上开车去接的时候,我丈母娘说,嫌城里吵,方雅娴母子两个,到她乡下小妹家安心静养去了!

  满月酒席上,龚家旺跟母亲两个,装出轻松的样子,不停敬酒劝酒。

  送走客人回到家,进到自己的房间,龚家旺又打了一次方雅娴的,还是没人接。龚家旺直挠自己的头,他怎么也想不清楚,在这场月子之争中,谁是最后的胜者?

 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,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(发邮件时请把#换成@),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。

成人纸尿裤便利妥
灯盏细辛注射液的作用
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
小孩总是流鼻血是怎么回事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