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沈阳资讯网 > 科技

中秋礼品下游产业同遇冷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05:30:30

中秋礼品“下游产业”同遇冷

往年节假日过后便是礼品回收店的旺季,然而今年中秋期间,多家礼品回收店表示,在节日禁令的背景下,回收到的礼品很少,生意冷清。不过,一些礼品回收生意转战络,上的礼品回收公司生意很火。

部分烟酒店不再回收礼品

21日,宋庄路上一家烟酒商店老板表示,今年已经不做礼品回收生意,称回收了也不好卖出去。他说,和一些大的专门从事礼品回收店不同,他们是小本经营,往年都是事先联系好下家,再把礼品倒卖,赚点差价。但今年以来国家对送礼这方面管得严,来店里出售礼品的人不多,市场不好,我们这中间商也没什么利润,就不做了。

方庄周边一些烟酒店老板也表示,除了偶尔收些香烟,基本不再做礼品回收了。

烟便宜点收了,可以自己卖。一老板称,软中华烟500多元一条收,自己卖能赚点。一般都是熟悉的客户,这样也安全。

高端白酒回收价格跳水

与去年相比,礼品回收中价格变动最大的当属高端白酒。

崇文门附近一家烟酒超市门口挂着回收礼品、购物卡、冬虫夏草字样,进店询问53度飞天茅台的收购价时,店老板表示,今年的飞天茅台不好卖,回收的话700元一瓶。

而去年此时,53度飞天茅台回收价在1000元,老板解释说,国家严控三公消费,高档白酒送礼也送不动,你没看飞天茅台从最高2300元跌到现在1200左右,700元的回收价不错了。他说,现在价格不稳,节后估计还会掉。

双井附近一家烟酒专卖店工作人员则明确表示不收茅台,称销量减少,价格不稳定,不知道还会怎么跌。

走访发现,五粮液的收购价更低,其回收价在500元到600元之间。有礼品回收店老板透露,五粮液每瓶至少下跌两三百元以上。

一礼品店老板表示,往年水井坊、剑南春在市场上很受欢迎,现在不行了,回收价也就200元至400元,都在跌。

发现

千元购物卡仍为回收热门

与实物礼品相比,千元以上的商场购物卡仍然是回收热门。

专职从事购物卡回收的小薛表示,面值1000元的购物卡回收价在九折至九四折不等,关键看卡的使用范围,使用范围越大,折扣就越高。小薛说,中秋期间,售卡的人不少,他们也略上调了一些折扣,如果是老客户,1000元的购物卡可以给九五折。如果量大,折扣还能上浮。

注意到,现在千元以上购物卡都实行了实名制,但小薛表示没所谓,买东西用没人查。

小薛表示,购物卡受欢迎,主要还是因为好出售。

上礼品回收店生意红火

与实体店的萧条相比,上礼品回收公司生意很火。在上搜索礼品回收,有数万个搜索结果。排在搜索结果前几位的均是专业站。北京回收礼品中心正规礼品回收,可上门,北京最高价、礼品回收24小时上门服务等广告词充斥着搜索界面。

进入一个站,发现其回收产品种类繁多,从洋酒到白酒,还有冬虫夏草、香烟,均在其回收范围之内。

按照某址留下的,致电该回收公司,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一瓶53度飞天茅台酒回收价格800元。如果成件,那高点,850元一瓶。并称会上门取货。

该工作人员称,现在查得严,不仅是收礼的人会出售礼品,还有一些礼品没送出去的人也会联系他们把礼品卖出去。和实体店相比,上出售很私密而且也安全,不方便让我们上门,也可以选个地点交易。

又拨通了另外几家从事礼品回收的店,对方均表示回收礼品的生意很好,如果需要购买礼品,也是货源充足。

律师说法

礼品回收属违法经营

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表示,在工商注册分类中,并没有礼品回收这一项,上的和实体的礼品回收店均为超范围经营。

邱宝昌介绍,礼品回收店店主从转卖差价中获取利润,严重干扰了正常的商业秩序。按照相关法规,经营烟草制品零售业务者应持有烟草专卖零售经营许可证,不得通过其他渠道进货销售;而销售酒类也必须有酒类商品零售(或批发)许可证,每批酒必须有商务行政机关统一印制的酒类流通随附单。

他表示,如果明知顾客送来的是受贿品,达到一定数量,礼品回收店将构成刑法上的掩饰、隐瞒犯罪所得罪。此外,回收上来的烟酒再次出售破坏了烟酒的专营渠道,其品质的可靠性也得不到保障,将会对消费者造成危害。

他建议,上礼品回收的方式较为隐蔽,工商部门以及监部门应该对络礼品回收店铺加强监管。(新京报, 林野)

限制公款送礼影响黄牛生意 卡贩生意冷清收入减半

没生意,原以为到了中秋节能大赚一笔,却没想到今年的收入差不多要少一半。倒卖礼品卡的黄牛党李女士感慨,限制公款消费和反腐的措施,让她的日子变得很难过。

中秋节前,暗访礼品卡、月饼券等回收市场,发现往年在节日前异常活跃的黄牛市场今年变得略显冷清。而在这背后,是一些公职人员开始拒收节假日卡、券的新变化。

卡贩:生意冷清、收入减半

在安贞华联商场门口的小广场上,回收礼品卡的黄牛党曾经一度占据着每个角落,路过的行人不时会听到有卡卖吗?的招呼声。今年中秋节前,却发现,卡贩随处可见的盛况已经不比往年了。

9月18日上午,中秋节前一天。华联商场门口的黄牛党已经上班。他们三三两两坐在广场上的花坛边,手里拿着连成一串的各种礼品卡,打量着过往的路人。不过,和往年此起彼伏的有卡卖吗?的吆喝声相比,今年的卡贩们显得矜持了很多,人数也比往年少了近半。偶尔有卖卡的市民停下脚步,小声地和卡贩交谈,往往也是在一番议价之后才成交。

卡贩李女士告诉,今年限制公款送礼的禁令对她的生意影响很大,生意量比往年减少了一半左右,她的收入也相应下降。往年到节假日的月份,收入过万非常轻松,而本月过去了大半月,也不过才挣了四五千块钱。

主要是市面上已经很少见到大面额的卡,往年每天都能收到面额三五千的卡,今年看到更多的只是300、500元面额的卡,1000元已经算是大面额了。李女士说,往年不愿收的低面额卡今年成为其收入主要来源,她收来以后再加价0.1折卖给上家,一张卡也就能挣5元、10元。

在宣武门庄胜崇光商场附近,黄牛党张先生说,今年不但卡不好收,也不好卖,往年都是有固定团购客户来买他收上来的卡,很好出手,但是今年很多团购客户不来买卡了,据说是节日前上面下发过不让公款送礼的文件,所以他只能将卖卡的对象锁定在来商场购物的消费者。

张先生说,在收银台附近问准备现金消费的顾客要不要收卡,或者直接将手中的卡以一定折扣直接卖给顾客,成为了他现在把卡卖出去的主要方式。而这样的方式,比往年的固定团购客户相比,不但要耗费更大精力而且效率很低。

券贩:准备改行了

9月19日是大多数月饼券兑换实物的最后一天,在太阳宫百盛门口的哈根达斯月饼兑换点看到,临时搭建的兑换棚前排满了赶在过期前换月饼的市民,一旁的几名黄牛却生意冷清。

原价238元的50元一张,这也太不划算了。原本想卖券的史女士在向黄牛询价后打消了念头,打算换了冰淇淋月饼后带回家慢慢吃。

黄牛小杨说,今年倒月饼券的生意很难做,过去半个月,他以每张50元到100元一张的价格回收了近百张月饼券,原本打算节前每张加价50元再卖出去给送礼的人,但是打给老客户推销月饼券却遇冷,很多人都说今年不送礼了,或者已经从其他人手里买了。

有一阵担心券会砸在手里,后来赶紧找了个机会脱手,一张只挣10元钱。小杨说,这之后他就不敢再收月饼券了,往年中秋节很受欢迎的大闸蟹券今年也不行了,几乎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,收入的下降让他这个节日过得很心烦。

按照多年的职业经验,原来以为限制送礼的要求只是一阵风,刮过一阵以后是礼照送,没想到这次持续时间会这么长。小杨说,他打算在这行再观望一段时间,如果还是这样不景气,打算改行做其他事情了。

小杨认为,他知道黄牛党会助长社会不正之风,自己也痛恨腐败,干这行只是迫于生计。如果自己转行,希望限制送礼的做法会持续下去,而不是以往的只是一场运动。

背后:不少公职人员不敢再收礼

今年这方面要求很严格,别说购物卡,月饼券等小礼品也不收了。北京市某机关的一名公务员说,往年在过年过节时,会有一些企业送购物卡,他会按规定退还或者上交,但月饼券、大闸蟹券等会留下自己家里用。但是今年却不一样了,一方面是没有企业送购物卡了,另一方面倒是还有一些月饼券和蔬菜、水果之类的券送到单位来,但是他不敢再接受了,而是按原来的地址让快递重新送回去。

虽然月饼券不值多少钱,但是毕竟这也会助长不正之风,还有那么多同事的眼睛盯着呢,这点小污点会影响进步。上述人士称,据他所知,今年不少公职人员都会把收到的礼品退还,不少单位也在节前三令五申不许收受礼品,政府机关里的风气比过去有所改善。

电商卡成礼品市场新宠

在暗访中发现,与卡、券市场的普遍萧条相比,电商卡的受宠成为了冷清的黄牛市场上的唯一亮点。与商场购物卡的收购价普遍在9.2到9.3折的相对低价相比,近年刚刚兴起的电商卡的身价则普遍高得多,9.5折甚至9.6折也有黄牛愿意回收。

黄牛李女士说,往年基本上不收电商卡,这一两年上购物成为全社会普遍现象以后,黄牛也要与时俱进,开始做电商卡的生意了。后来她发现,和普通商场购物卡相比,电商卡更容易脱手。因为电商上的东西很便宜,商场里的价钱则是普遍虚高,消费者很快就愿意接受电商卡。倒得较多的电商卡有京东卡、卓越亚马逊卡、我买的礼品卡等。

她举例说,如果有1000元的京东卡,她愿意以9.6折的价钱回收,再以9.7折的价钱卖出去,自己能挣10元钱的差价。

和商场购物卡往往是企业送给领导不一样,电商卡一般是单位发给员工的福利。李女士分析,一些不太习惯在上买东西的中老年员工就会把电商卡卖给黄牛,而年轻人则喜欢以一定折扣买电商卡自己到上消费。(北京青年报, 孙昌銮)

新手
回转窑设备
过滤设备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